【GGAD】不曾忘记的(日记体双视角)








#双重生


#我猜是个HE?


#文不会太长大家接好





7月4日



下面继续记录的是昨天(7月3日)的事情。至于今天,我一整天都在高锥克研究甜点的配方。


我认为我的心理年龄在一步步倒退回原始状态,以至于看起来像失去了一万年的智商,现在的我也许和西弗勒斯口中的小巨怪没什么差别。


我下午不小心睡着之后,梦见盖勒特在霍格沃茨玩我的鸟(em就是福克斯),眼看福克斯都快不行了,我就让他放过我的鸟,他却满脸不开心的样子。真没想到原来他是怎么不爱惜神奇动物的人,‍我生气的地阻止了他继续折腾‍虐待我鸟‍的动作, 于是他一脸‍坏笑地扑到我身上,我‍大叫''巴希达姑婆‍说未成年人都要爱护小动物!'' 然后‍趁着‍他不解地看着我的时候,给他解释:“成年人更要给孩子作榜样嘛!”然后麻溜地躲开他,跳跃旋转并随手抓起什么‍‍乱七八糟的甜点随‍手一拍,拍在他脸上。um…好像下手重了点。正要头疼怎么处理后续的事情,我就被……惊醒了。


盖勒特这家伙真黑,梦里都祸害人。


我睁开看见盖勒特的脸再一次凑过来,来真的?梦中梦?还没醒?我重新听天由命地闭紧双眼,手毫不犹豫地抓起身边的日记本。再拍一次吧?


“啪!”发生什么了?我下手又重了?我这都没醒?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同时想着下次拍脸手上的力度要控制地轻柔一点,毕竟断鼻子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然后我看见日记本被他从脸上抓起来了。等一下,日记本?我没来得及思考就再次心虚地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这其实不是个梦?(盖勒特的鼻子如果断了那他就该想想还应不应该再那么频繁地出现在我梦里)


感谢梅林他是闭着眼睛偷吻我的也丝毫没起疑心。不不还不对,我为什么会更关注这个?要说最可疑的,他居然在初遇时就想吻我吗?或者他根本都不认识我是谁吧!他就这个德行还到处吃飞醋?去他妈鼻子,拍断了才是该。梅林的羊毛袜子!


男人(我是说那些攻)都是羊毛袜子。


我先机智的暗中观察了一下,发现大毛袜子居然在拿着我的日记本若有所思。按理说我给这个日记本施了一些咒语,他绝对看不到这些在我面前都不再出现的来自过去或是未来的日记的,吧。所以我自信心满满的决定赶紧夺下来。我飞速起身然后华丽地转身把我美丽的长头发展示给他。然后看到大毛袜子迷迷瞪瞪也骚包地一甩头发,这是还行了个礼吗?


趁着我愣住的时间,大毛袜子一转身要开始华丽丽地落荒而逃。于是我立马回神。你走可以,日记本留下!


“站住!”我边掏出在兜里的魔杖边喊,我已经做好带着羊群部队冲上去干一架的准备了。大毛袜子又跑了两步,居然犹豫了一会儿站住,并且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举动的无礼,几步又折了回来。之后大毛袜子用一种真诚又无辜的语气莫名其妙地开口,“初次见面,我是盖勒特格林德沃。”一口流利的英语。


我扶额,你初次见面就要有初次见面的亚子好吗?用不用我扇你一巴掌让全高锥克都知道你是盖勒特格林德沃?被邓布利多扇过的格林德沃?(阿不思的盖勒特x)


在我分心的时候,盖勒特已经用手揽住我了。你说你是没站稳倒我身上,那你倒是松手啊,勒死了。我等着他自己起开,他居然还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你觉得说你脚崴了我会信吗?我盘算如果他敢说今天是他生日要我放了他我就想拍蚊子一样把魔杖拍他脸上,鼻子都不给留。


没想到他居然更过分地握住了我的手。


虽然我上辈子就深知盖勒特人品的糟糕,但可是他绝对没有这么随意发情过的。可今天都对着第一次见面的老朋友(听上去挺奇怪的)第二次发情了。你说了我也不信你作为在寸头里的唯一一个中长发在阿姆斯特朗的女生那儿不吃香。


我不太舒服地推开了他,他却若无其事甚至称得上是满面春风地鞠躬邀请我假期去他姨妈家找他玩之后就走了。


我站在这里思考关于盖勒特与我第一次见面就想要偷吻的事件。我没问他而且居然有些默认他偷吻我是理所当然。真是睡糊涂了不仅逻辑不清连精神都恍惚了吧。不过偷吻算是一见钟情还是他已经对别人做过相似的事了?真是不爽,我想我真是大半辈子都在被盖勒特逼得头秃。


哼,最后谁头上凉谁知道!我如此孩子气地想到。


糟!阿不福思的羊怎么样了?幸运的是我马上就发现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而它们旁边飞腾着一只很漂亮的银色守护神——龙。这么张扬的守护神都不用说是谁的了。我不由自主地看向正在微微颤抖的魔杖,那里住一只凤凰。


我们,真是天生一对。





φφφφφφφ      ggad分界线        φφφφφφφ



7月4日


昨天是我们这辈子第一次相遇的日子。过得惊悚了点不说,还是很有的可说的,毕竟初遇和结婚纪念日什么的一样值得纪念。我当时甚至随手放出了守护神渲染了一个浪漫…嗯而且富有传奇色彩的背景。


昨天我在翻阿尔的日记的时候,因为他的发明实在太惊艳我忍不住眼睛冒星星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就立刻又把目光重新投回他的笔记上——我发誓这不是因为阿尔的颜不吸人,我甚至用笔记本挡住了脸——当然这也不是因为老子脸不好看。


而是被阿不思的表情吓的。阿不思你醒就醒了呗,又何苦扭曲一张脸充当麻瓜那什么世界名画《呐喊》,你维持一个这样的表情坐那儿眼睛却紧巴巴地闭着难道还在不走心地装睡吗。反正这个表情就真的太耐人寻味,是被我帅的还是这日记本上有啥见不得人的……秘密?


当然这两个是截然不同的性质。如果是其中前者那我真是喜闻乐见甚至九百又四十分之三分地骄傲,但如果是其中后者……那么这个日记本就给老子死刑立刻执行吧。


如果我当时没有如此醋意大发应该还是可以维持在阿尔心中的好印象的(撸:你认真的吗),但令人追悔莫及地是我并没有(要不要用一个一忘皆空?),在边狂翻日记边怪笑将近半分钟后我才肝疼地发现阿不思正盯着我,还是用一种嫌弃厌恶的目光盯的。啊哈哈不,阿不思不是肯定会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吗?我肯定是理解错了才对,那他就是用倾慕的目光盯的呗?


阿不思还勾引 挑衅似的露出了酒红色的头发,于是我下意识把我阳光般的金发甩了回去。结果阿不思居然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哼?没想到老子现在有头发?


不不重点不在这,重点是——他还是被我迷住了的,因为接下来他自以为危险实际奶一脸地眯起眼睛,用魔杖把儿指着我质问的时候明明眼里就充满了爱,就是老火鸡看自己蛋那种。(?)


这一瞪,不妙!我立刻感到血气上涌,仿佛下一秒就要山洪暴发了。该死的夏天就是容易让人上火!我想着去去就回——先逃了,临走还不舍地瞥一眼阿尔一脸“什么情况”的懵懂表情。我顿时怀疑阿不思的火鸡在燃烧我的脸皮表层,赶紧对鼻子扔了一个治愈咒。


之后阿尔就奶音叫我“站住”,于是我欣然跑了回去,还使用了一个“容光焕发”的外挂,我相信这个时候我一定带着bling bling的特效出场,甚至希望自带《婚礼进行曲》的bgm ,我的头发一定散发出温柔的迷人光芒,然后我光滑细腻的肌肤就会把光芒反射出去,笼罩在全身。这时候我常规性地走程序报了名字,这明明很正常操作,阿不思听着却微微走了神,嘴角同往常一样的角度上扬,就像安静的圣洁玫瑰。我一看就心飘飘然,差点找个好时机就把婚求了,我随身携带瓶崽的嘛。(不过这是终于被我迷住了吗?)


禁欲一百多年的我是真的挺不住了。


所以老子就霸气的,小心翼翼地扑了上去。这两个词能并列吗?能啊,我本来想试探地抱上去(扑空了可不好),而且阿不思上辈子遇见他的时候他简直比我还拽,让人不敢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转性了还是假象。我摸到一半绊到石子上了就随机应变地扑上去了,不仅抱紧了连小手手都碰到了,哈哈哈老子真是天才。


我感受到阿不思的身体顿时愣住了,还瞪我一眼,这表情一看就是第一次拉手手吧!我顿时心情大悦容光焕发。阿不思却越来越不高兴的样子。我立刻求生欲爆棚,脚下扎稳根基,并且纠结要不要往身上多加几个铁甲护身。当然这到最后被证明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阿不思只是轻轻推开我,我把这归结为他已经对我一见钟情了。


这初遇大概算是完美的。我期待以后能和阿不思一起玩。


TBC.


依旧如此短小.

想要红心蓝手.(卑微🙇🏿‍♀️🙇🏿‍♀️🙇🏿‍♀️





 
评论
热度(15)
© Cryora|Powered by LOFTER